李靓不信佛,也不喜欢孟子,性格清高,文誉天下,平素喜欢饮酒。一次,有个大官给他送来许多酒,正好他家的酒也酿好了,但他就是不请达官贵人饮酒。一个贪酒的人,知道李靓的观点后,便写了几首骂盂子的诗来拜访,李靓果然高兴地留他喝酒,一连数日,到酒喝光这人才告辞。

过了一段时间,这人知李靓又有酒了,便写了三篇骂释迦牟尼的文章,送给李靓,李靓看后笑笑说:“文章很好,可我没法留你喝酒了,上次的酒,都给你喝尽了,这次的酒,我还要留着自我消遣呢。”